must fall

消失。
消失消失消失消失。

长夜将尽

王也端着杯子在人群里走了一圈,不经意的一瞥,就看到那个人的背影在通往阳台的门后一闪而过。

“你们慢慢喝,我失陪一下。”他拍拍张楚岚的肩,冲他点头示意。

张楚岚又喝高了,红着一张老脸挂在他身上,周围还有一堆心怀不轨的货意图灌醉他。

“怎么…公司做东家…哪有你们不尽兴的话!”张楚岚仰天大笑,一巴掌拍在桌上,“来!喝!”

“好好好,老张你先喝着。”王也扯扯嘴角,把人撂下,不动声色的退开来。

他费了点力气去拉门,门轴惨烈的抱怨,屋里闹腾倒是听不出来,在这寂静的屋外就像一把刀,硬生生地切开一片死寂。诸葛青倚在栏杆上喝酒,见他进来,也只是微微举杯示意。

“不去凑热闹?真不像你。”

他半真半假的抱怨,拎着杯子凑过去。

“都看过一次了,至于么。”诸葛青又喝了一口,转过头去不再看他,“倒是你,可以喝酒吗?”

“你说这个?”王也晃晃手里的杯子,澄黄的液体粘稠迟缓,不紧不慢的舔抿着杯壁。“其实是茶,我加了点料,看起来比较像酒,要不然那帮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

诸葛嗯了一声,不再说话,气氛一时尴尬起来。

王也也不想去没话找话,只是转了视线看向前方悠悠的暗黑水域。哪都通公司这次请客的确是花了功夫的,酒楼选在一家临海的和式居酒屋,古旧的木屋上了年头没有什么腐朽的痕迹,反倒被时光磨洗出一份厚重感,房间也选的不错,拉开纸门就是远山静海,黛色墨绿溶在一处,很有传统和风的美感。

此时已经入夜了,暗蓝的海面被远远近近的人家灯火映出一片一片的澄黄,也有未归的渔家,微弱火光散落在海面上。

想来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平静的海了,没有内陆湖的死寂或是孤潭厚重绿藻的粘腻,有微波,一层一层叠映,王也他们映在其上的脸便扭曲碎裂成无数细小的断片。

“青?”

“嗯?”诸葛青一惊,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睡着了,酒杯自指尖滑落,翻滚着落入水中,在海面上沉浮片刻,便悄无声息的沉没了。

水纹层层扩散,推挤着浅波。

自室内透出的光不强,但足以让王也看清他那张通红的脸,汗涔涔的,眉头微皱,明显是不舒服。

“啊,杯子…”诸葛青这才清醒过来似的,探身出去想要捞捉,又中途失了力气,整个人一软,贴着木栏杆滑脱下来。

水波温柔,吞噬杯盏的动作却是迅疾贪婪的。

“哎,你怎么…”

王也及时从后面拉住他,两手穿过他的腋下吃力的把他往上托,“看起来单薄怎么体重一点不单呢,不能喝就别喝,装什么…”

他忽然又想起诸葛是一个人在这喝闷酒,手上的力度禁不住放松了几分,诸葛青的体重全压在他身上,两个人一起摔了个结实。

衣料遮蔽下的躯体透着不容忽视的高温,王也心里忽而就有点不是滋味,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也许那些原本就在,只是在此时被某事触动全都涌上来罢了。他吃力的把诸葛青从自己身上挪开,拉着对方看起来细瘦的胳膊试图把人弄到自己背上去,诸葛青酒品极好,喝醉了不闹不发难,就是睡的像头死猪,沉的要命。

“你说你啊,不能喝还喝…”他气的不行,又莫名其妙的想笑。“行不行啊。”

外面安静了一瞬,又被喧闹重又覆盖。

“这帮人…就等着看戏呢。”

王也托着诸葛青趴稳,略艰难的站好,尽力腾出一只手来开门。

本来是简单的事情,但他只要一撒手,诸葛青就开始下滑。

“这可麻烦了,”王也咧咧嘴,“风…”

门被猛地拉开,张灵玉一张俊脸上满是不爽,“居然把招式用在这种地方…”

“嘿嘿…”

张灵玉瞪他一眼,没好气的让开。

几乎所有的人,能够站着的,都贼笑着用眼角瞟过来,还有几个皮厚的直接拿出手机开始录像。

诸葛狐狸,这下你欠我欠大了。

 

出来后王也才发现自己没带手机,酒家离城里的距离说不长又不短,他叹口气,托了托背上的人,沿着路牙一步步走。

诸葛青睡的没心没肺,指尖不时划蹭过王也的小臂。

头顶路灯一盏一盏,投下昏黄的光。

路上格外寂寥,偶有细碎的蛙声虫鸣,都隐没他拖沓的脚步声里。

背上的人哼了一声。

“醒了就下来,太重了。”

“有吗?”诸葛青说话时带着浓重的鼻音,声音软诺,明显没清醒。“没力气。”

一边又坏心眼的拿脚跟去蹭他。

“我可以把你扔在这的。”王也好心提醒。

“唔。”

又走了一段,诸葛青把自己的脑袋搁在王也肩上,面颊蹭着王也束起的马尾。

“王也。”

“?”

“你能接受武当落没吗?”

“不太可能吧…再说现在我不是已经被除名了吗。”

诸葛青又不说话了,清浅的呼吸撒在耳畔。

“我啊,是知道的。”语声轻细落寞,似乎一触即断,“武侯家总有一天会落没下去,不再有人会记起武侯家的荣光…就这么渐渐隐退…直至最终消失…”

“但不该是现在啊,我还没有准备好…”

王也不知道说什么,他只是背着诸葛,沉默的走着。

“还长呢。”

诸葛青哼的笑了。

“你快点给我下来,已经要到了。”

他直起腰任由诸葛青滑下来,背后的人倒是稳稳落地。

“自己走,剩下的路。”

“好好。”

诸葛青打着哈哈跟在他后面,又慢慢超过他,王也注视着他的背影,不经意的看了一眼高高耸立的钟楼。

月色皎洁。

凌晨4点,黎明前最黑暗的时间即将过去。




没什么意义的短打,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must f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