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t fall

然而我已经是个废了。
不太擅长和人交流,见谅。
最重要的还是maki。
杂食,爬墙专业户,主要是自娱自乐。

晓灵风:

以前超级讨厌朱雀,就连结局都在抱怨为什么活下来的不是鲁鲁修,还不明白为什么喜欢朱雀的闺蜜哭的那样伤心,明明他还活着。

就是看到这个小说片段的瞬间心碎成了千万片,那一刻突然明白,他爱过的恨过的,全部离他远去,只有他一个人戴着一个冰冷的面具谨守着鲁鲁修和尤菲的夙愿被永远的留在了原地。

留下来的,比离去的更痛吧。

他们对所有人都比对自己温柔,付出一腔热血甚至于性命温暖世界,而世界对他们比对谁都要残酷。

转眼已经十年,越到现在越理解朱雀,以前完全不能理解的点点滴滴都变得豁然开朗,这个人物像一坛需要时间发酵的美酒,他的复杂程度需要用时间才能体会。

Water:

官方小说里有这样一个情节,成为zero之后的朱雀曾悄悄去Knightmare展览馆看兰斯洛特。然而,那陪伴着他从开始到结束,感受过他所有的痛苦与挣扎的兰斯洛特早已成为碎片,伫立于面前的只是一个壳子而已。

黑色的面具遮去了所有的言语和表情,也阻断了他被人所认识、理解、接纳的道路,然而现在的他,似乎再也不需要这条道路了。无论是她,还是他,都在拉住他的手之后永远离开了他。那个悲伤的微笑和嘱托,那个温热的轻抚和拥抱,或许会陪伴他之后无数个日夜的梦境吧。巨大的knightmare阴影下,他不语,他亦不语。

旧日的骑士呆立片刻,最终将羽翼的勋章放在了兰斯洛特的脚下,放下与“枢木朱雀”这个已死之人的的最后一丝联系,转身离去。黑暗随即将他的背影吞没,名为寂静的气息就如悄然而来的海水般,将最后的脚步声也汹涌卷去。

谁都不在了,他爱的,他恨的,都已离他而去。

只有他了。


每次想到朱雀,都会想到这个场景,彻底失去了重要女性和无可替代的朋友的朱雀,终于再也回不去了。他没有其他道路可走,眼前的道路也清晰的令人悲哀。

他也只能默默期盼,这个世界的风可以抵达那个最后的归宿。

那里,有他爱过的人。


评论
热度 ( 144 )
  1. must fall晓灵风 转载了此图片

© must f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