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t fall

“我怎么能救你,”老人说,“我是否能救我自己?”他微笑。“你没看到吗?根本就没有救助之策。”

一个杀人犯,一个妓女,在这一间屋子里,读着上帝的诗篇。

我不是在向你膜拜,我是向着苦难膜拜!

评论

© must f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