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t fall

然而我已经是个废了。
不太擅长和人交流,见谅。
最重要的还是maki。
杂食,爬墙专业户,主要是自娱自乐。

路是你自己走的。
想到这么一句台词,谁说的,不记得了,后面还模模糊糊的跟了一句。
下午打开手机看微信,老班把最后的两个人拉进来,两个医生,b读的也是医,捏着手机,心里觉得不是滋味。
最后还是没有读医,结果下来是地理,气的想哭,花一个晚上把复读要用的书,资料收拾出来,老爸拉我进了大学的新生群,看着一群人插科打诨,慢慢平静下来,放弃复读,以后转计算机。
军训就可以转,只是没有喜欢的专业,被按着背英语写数学,实在没有心思,磨蹭磨蹭等时间过去。
一开始的志愿写的都是医科大学,后来改了又改,m拒绝让我学医,成绩不够上好的医科大学,一般的5+3临床也不够,改吧,遵从冲学校不要专业吧,压线录取,变成这个样子。
事到如今也接受了,就是有时会觉得不甘心,但是同意改志愿的人是我自己,而我本身就没怎么再参与,不想他们,自己去查,自己报,而我,找着借口退拒如今的局面。
填报到了最后,变成争吵,眼泪,摔门而出,m回去外婆家。
外婆已经过世好些年了,我还是叫外婆家,舅舅家莫名的让我不舒服,老家改动很多,像是自己的记忆被一点一点擦淡磨掉,外公搬进偏房,可能是他不愿意住,可是不喜欢主卧被舅舅家拿去,大厅的镜子挪到另一面,反映着的占据一幅墙的表彰实在刺眼。
毕竟是自己不坚定,但是还在下意识的把错误推到别人身上。
放弃的人是我。
这样的我。
夜里读白痴,读到他和罗果仁告别,不知怎的觉得,这个人必然有一个死的结局,大概最后会被打脸,老是想到安娜。
要在走之前把借的书读完,考完以后读书反而少了。
和Z的关系在疏远,以前l说我们本质上是一样的人,借用罗的话,
"我和你坐在一起的时候,我相信你的声音。我不是不明白,咱俩没法相比,我和你……"
电子数据叫我害怕,我没法叫自己去相信那背后的人,人与人本来就是一层面具,如今又是一层,至少见面不要那么匆匆忙忙的离开,那是给你的时间,回去以后,我没法安心去面对那之后的人,那时间也是我的,不愿意拿来聊无谓的东西。
又或许只是心态在变。
读书读到一半想把一句话发给她看,又没发,要是还在念书,我可以直接把书推给你看。

评论

© must fa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