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id

不太擅长和人交流,见谅。
最重要的还是maki。
杂食,爬墙专业户,主要是自娱自乐。

拜托了,请支持国乒,我们的国球我们自己守卫。

Cat:

笑客来:



随手写的这点儿文字就这么飞速的被封了,呵呵,狗官动作够快的啊。



不过没关系,我发微博,感谢写肉锻炼出的躲避河蟹的技能。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21942004214156


2017-06-24

  舷窗外的海终于归为夜晚应有的暗蓝,水波沉滞温柔,在室内投下海的影子,托起头顶陷入安宁睡眠的大船。
  罗向后倚在船长室宽大柔软的沙发里,手中把玩着一枚纪念币。
  宴会结束了。
  
  和桑尼号的相遇纯属偶然,他们停靠在秋岛,极地海贼团刚刚完成补给准备离开,就看见海平线上耀眼的小狮子,对方显然也发现了他们,草帽当家的盘坐在特等席上,兴奋的冲他们挥手,全然不顾分开后他们又是对手的事实。
  "特拉男——"
  "船长?"贝宝征询的看着他,罗简单的冲他们挥手致意,拉低了帽檐,"这样就好,走吧。"
  船员们还没有回应,路飞伸手抓住甲板栏杆,下一秒罗的眼前就是草帽屋放大的脸,以及过于灿烂的笑,这样的笑容往往...

2017-06-22

3年前的曲子,3年前第一次接触这部动画,3年了啊。

2017-06-13

失去

天还没有亮,屋里昏黑一片。

小松瞪着墙上挂着的日历,上一次撕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早就失去了标记时间的功能,落满灰尘的纸页上隐约可见的7,他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穿着的秋衣,一时间想不起来何时何月。

罢了,不记得就不记得吧。

他推开被子——这时他又感觉到躯体的燥热了,屋里粘腻压抑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七月——难道这真的是七月吗?但他还是没有脱了此时显得多余的长袖衫,只是草草卷到小臂,借着路灯昏暗的光,他依次扫视兄弟们的脸颊。

没有,空松身边的铺位是空的。

小松想了想,就径直爬上屋顶去。

一松果然在那里,抱着猫坐着,听见声响,慢悠悠的回头看了一眼,淡淡的招呼着:“小松哥哥。”

“呐。”小松应了...

2017-06-10

陆维luv baker:

【“How can I become”】

“我需要多努力,才能达到你们的高度?”

“我努力过无数次,每一次都失败。诚惶诚恐,战战兢兢,都没人告诉我我错在哪,对在哪儿,跌跌撞撞,一个人的路。”

“可是我还是不能倒下来,因为并没有人和我走在一起,我一旦跌倒就会淹死在泥浆里。”

“渴饮泥水,饿食涩果,努力追赶,这就是我。”


曲评开个小脑洞。

本曲来自日剧《BOSS》,天海佑希主演,一共两季,泽野弘之配曲一首。听到快三分钟整个人都有点泪目了。

2017-06-09

风居住的街道

一阵风拂过他的脸颊,轻柔的,温暖干燥,在他的肩侧打转,带了几分调笑的味道。


"早安,"王也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翻身把大半张脸埋进被褥。

风复圈住他的脚踝。


他总算是清醒了,费力的用一侧手臂支撑身体,依旧懒懒的打着哈欠。


天光大亮,日头早就过了树梢。正是一年里最热的日子,夜里睡前忘记拉上纸门,木质地板被晒的微微发烫,房间里是炫目的白,日光下树的影子交织在一处。


蝉鸣声声。


王也呆坐了片刻,才爬起来去洗漱。


镜子里一个没精打采的王也,瞟着另一个没精打采的自己。他草草擦了把脸,抓了两下乱糟糟的头发,试着把它扎成马尾,又放弃了,在头上顶了个团子。
吃罢早茶,他拎个板凳在院里...

2017-02-03

长夜将尽

王也端着杯子在人群里走了一圈,不经意的一瞥,就看到那个人的背影在通往阳台的门后一闪而过。

“你们慢慢喝,我失陪一下。”他拍拍张楚岚的肩,冲他点头示意。

张楚岚又喝高了,红着一张老脸挂在他身上,周围还有一堆心怀不轨的货意图灌醉他。

“怎么…公司做东家…哪有你们不尽兴的话!”张楚岚仰天大笑,一巴掌拍在桌上,“来!喝!”

“好好好,老张你先喝着。”王也扯扯嘴角,把人撂下,不动声色的退开来。

他费了点力气去拉门,门轴惨烈的抱怨,屋里闹腾倒是听不出来,在这寂静的屋外就像一把刀,硬生生地切开一片死寂。诸葛青倚在栏杆上喝酒,见他进来,也只是微微举杯示意。

“不去凑热闹?真不像你。”

他半真半假...

2017-01-28
1 / 3

© sel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