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t fall

然而我已经是个废了。
不太擅长和人交流,见谅。
最重要的还是maki。
杂食,爬墙专业户,主要是自娱自乐。

其实还是很开心的,感觉自己慢悠悠的,弧掉了一个夏天。
看到家那边持续下雨的消息,学校不出意料的被淹了,笑笑,这里仍然是夏天的样子,热。

2017-09-25

听到好听的曲子就不自觉打拍子,拔了耳机给老爸听,一如既往被嫌弃。

2017-07-26

路是你自己走的。
想到这么一句台词,谁说的,不记得了,后面还模模糊糊的跟了一句。
下午打开手机看微信,老班把最后的两个人拉进来,两个医生,b读的也是医,捏着手机,心里觉得不是滋味。
最后还是没有读医,结果下来是地理,气的想哭,花一个晚上把复读要用的书,资料收拾出来,老爸拉我进了大学的新生群,看着一群人插科打诨,慢慢平静下来,放弃复读,以后转计算机。
军训就可以转,只是没有喜欢的专业,被按着背英语写数学,实在没有心思,磨蹭磨蹭等时间过去。
一开始的志愿写的都是医科大学,后来改了又改,m拒绝让我学医,成绩不够上好的医科大学,一般的5+3临床也不够,改吧,遵从冲学校不要专业吧,压线录取,变成这个样子。
事到如今...

2017-07-26

一个杀人犯,一个妓女,在这一间屋子里,读着上帝的诗篇。

我不是在向你膜拜,我是向着苦难膜拜!

2017-07-26

不,电影不想再看,书不想读,收藏夹里的东西不想去一个一个看,字不想打,脑洞不想开,思考显得太麻烦。

捧着手机翻翻翻。

我拒绝,拒绝,拒绝。

什么都不想做。


2017-07-22

让我们笔直向前

RK的秘密:


(Note:这篇是自设中为了探索父母研究内容的小RK和库拉之间的故事。菩库瑞R但cp向不明显,自设满天飞小心食用。)



1


曾经早些时候,站在那里的人常常赞美这路。


路确实很好。平整的砾石水泥盖着沥青和几个稳定的咒语,很少见坏。防滑的涂料保证下雪霜冻的日子里驾驶者的安全,夏天表层不会过热,也抗磨损,甚至曾经很好笑地防虫防水防尘。不只是路,两侧瘦高的街灯,狭窄的林荫道,都是景色。


路是四通八达的方便。最长的一条,从西方的城堡开始,贯穿平原直至环绕山坡的深林。晴空万里时从居民区张目远望,你很难不去想驾车远行的快乐和远方永远蕴含...

2017-07-21

Dogblack:

挺有道理的,自勉一下。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

2017-07-11

回家

  回家

  罗沿着杉树林下的小径往回走,地面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杉叶,松软无声,透过树林的间隙,他一眼就看到了喷泉长椅上背对他坐着的男人,整个人落在路灯昏黄柔软的光里,金发上跳动着明亮的光斑,罗停住了,扶着一棵树站在阴影里,看他和自己的伙伴告别,耐心的等着草帽屋他们走远。

  他由阴影下到光里,节日的灯火灼灼燃烧,人流已经渐渐从广场散去了,游行就要开始,不断有人水一样汇入大流。他逆着红色的水流,从背后接近那礁石一样安静伫立的男人。

  "怎么样,玩的开心吗?"山治问他,他甚至没有回头,就自然的感知到他的接近。

  "贝宝他们太闹了,倒是你,完全没有去玩吧。"罗抽走长椅上的琴盒,放在自己...

2017-07-09

拜托了,请支持国乒,我们的国球我们自己守卫。

Cat:

笑客来:



随手写的这点儿文字就这么飞速的被封了,呵呵,狗官动作够快的啊。



不过没关系,我发微博,感谢写肉锻炼出的躲避河蟹的技能。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21942004214156


2017-06-24
1 / 3

© must fall | Powered by LOFTER